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崔天凯回应基辛格“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以前”

 
分享: 2019-01-17
     

原题目:崔天凯回应基辛格“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以前”

据凤凰卫视1月21日消息来源,1月18日,崔天凯大使在亚特兰大出席卡特中央中美建交40周年国际钻研会时代,就中美关系及其他热门问题接受凤凰卫视采访。

采访实录(稍有删节)如下:

凤凰:当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主要的历史十字路口,怎样评价中美关系现状?

崔大使:我此次应邀到位于亚特兰大的美国卡特中央出席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国际钻研会。从集会情形看,各人都以为要认真总结已往40年的履历,计划好以后40年的路。谈到履历,实在就是一句话:中美合则双赢,斗则俱伤,互助是唯一准确选择。

凤凰:您以为2019年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什么状态?

崔大使:从历史角度看,中美关系始终处在不停磨合着向前走的状态。中美建交前20多年没有来往,直到基辛格博士神秘访华,再到尼克松总统访华,双刚刚恢复来往。从那时到正式建交,又经由好几年时间,这中心固然也有许多问题需要磨合。中美建交40年,两国间曾发生不少问题,天下也发生了许多转变,例如冷战竣事,另有好频频大巨细小的金融危急,都对两国关系发生了一些外部影响。中美在不停处置惩罚这些问题中始终保持总体互助态势,始终让双边关系能够不停战胜难题往前走。我信赖,2019年甚至今后,总的应该也照旧这样一个状态。

凤凰:基辛格博士曾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以前”,他以为现在中美关系的基础问题并不只是要解决商业争端这么简朴,而是在一个越发庞大的国际政治情况下怎样共生共存,您认同他的看法吗?

崔大使:我以为中美关系现在面临的课题不是要回到以前,而是要开发未来。一位古希腊哲学家讲过,人不行能两次踏进统一条河流。天下正向前生长,中美关系也在向前生长,我们只能向前走,而不是要回到以前的任何状态。从这一点来讲,我以为基辛格博士讲得是对的。我们已经进入21世纪,且头两个10年都快已往了,天下发生了很大转变。在这样一个庞大配景下,中美关系怎么进一步走好、走稳、走得更远,是双方面临的配合课题。

凤凰:中期选举后,美国国会被两党分治,一方面特朗普受到制衡,内政推行起来举步维艰,未来两年可能更倾向于追求外交突破;另一方面,国会两党在涉华问题上有稀有的诸多共识,好比在网络宁静,商业特工等问题上。这样的政治情况,这给中美关系带来更多机缘照旧挑战?

崔大使:这个事情可能要分差别角度来看。首先,美国海内政治是美国自己的事情。固然,历史上我们也遇到过美国府院由差别政党掌控这种情形,这不是第一次,但美外交政策更多是由行政部门在执行。现在另有一种说法,以为不管美国两党之间有多大分歧,在对华政策上却比力一致,这话从某种角度上讲也不能说错,由于从尼克松总统到现在的九任美国总统,对华政策都相当一致,就是同中国生长总体互助的关系。谈到这个政策是不是面临新的磨练,确实美国海内有人对此提出质疑。但若是从两国总体关系和各自真正的国家利益看,互助是双方唯一准确选择。互助不是说一方完全驯服另外一方,或者说把一方革新成另外一方,这是不应该的,也是不行能的。要害在于双方要不停因应配合挑战,拓展配合利益和相互需求,以此为基础生长好两国关系。对此美国海内也另有许多人是赞许的。

凤凰:卡特总统之前说到中美建交40周年,他提到了现在泛起了信托危急,双方的互信下降。我们也看到特朗普政府内,从副总统彭斯到国务卿蓬佩奥,另有美国情报部门多次对中国揭晓小心性的言论,并明确指出中国的战略目的就是要取代美国。您怎么看现在美国海内泛起的这种声音?有没有可能降低甚至是消除?

崔大使:首先我以为,两国间的互信是一个不进则退的历程。双方都必须着力来培育和加深。若是有一方不这样做,互信有时会倒退,这是一个事实,也值得我们小心。至于现在美国社会和舆论中,甚至一些主流媒体上泛起的一些涉华论调,基本上不切合事实。我跟许多美国人也讲过,中国的生长从来不是为了要取代或者要压倒任何此外国家。中国的生长目的很简朴,就是为了中国人们过上优美的生涯,这并不损害任何人的利益。

凤凰:您以为现在美方泛起的这种质疑,到底是由于特朗普上台才越发凸显,照旧由于现在中美利益已经处于一个相互冲突的时间段?

崔大使:若是历史地看,中美利益融会实在在加深,特殊是中国加入天下商业组织以及2008年国际金融危急后,这种趋势越发显着。很大水平上,我们之以是能渡过2008年金融危急的难关,天下经济能够恢复相当的增加,中美这天下前两大经济体之间的互助起了很大作用。

凤凰:您在讲话中曾表现,台湾问题仍然是中美关系中最主要最敏感的问题。若是台湾问题处置惩罚得好,中美关系就会生长得顺畅,处置惩罚得欠好就会泛起妨害。特朗普政贵寓台后,在台湾问题上一直都有不少小行动。好比签署《台湾旅行法》、《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最近还签署了《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一旦美国政府最先付诸行动,好比派高层互访,这是否会触及中方的底线?

崔大使:台湾问题从一最先就是中美关系中最主要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在中美三个团结公报中庄重答应执行一其中国政策,这组成了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这个政治基础一旦遭到破损,将不行制止地损害甚至摇动整其中美关系,这已经被已往几十年的历史所证实,以后也会是这样。关于我们的态度,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在《告台湾同胞书》揭晓40周年龄念会上已经讲得很是清晰,“中国人的事要由中国人来决议”,“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预干与” ,中国一定要走向统一。

凤凰:特朗普曾经问过他的幕僚守卫台湾有什么利益?您以为特朗普是不是在以台湾问题来换取其他的战略利益?

崔大使:一国政府基于国家利益来思量问题,这很正常。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不出头干预中国的宁静统一历程,让台湾问题由中国人自己解决,从久远看实在最切合美国国家利益。由于这样,美国就不用担忧是否会和中国发生冲突,或有人把美国居心拖进台海重要时势。而且,统一后的中国对亚太地域宁静稳固和天下经济生长是有利的,给美国带来的种种机缘一定会比现在更多。 

凤凰:您有没有以为特朗普政府的台湾政策与之前的美国政府有何转变?是否行动越发频仍,态度越发强硬,对华压力更大,包罗美方之前召回了驻拉丁美洲那些跟台湾决绝的国家的大使?

崔大使:美方在中美三个团结公报中就台湾问题作出了庄重的国际答应,这对其时及现在的美国政府都是有约束力的。从这几十年历史来看,美国有些人时不时贪图改变这一状态、改变一其中国政策,但最终都没有得逞。

一些拉丁美洲国家自主做出和中国建设外交关系的决议,这完全是他们主权规模之内的事情,也切合《团结国宪章》和团结国相关决议的精神,且天下上绝大多数国家也都是这么做的,他们并没有做错。那些不兴奋和担忧的人才是做堕落误选择的人。换个角度看,越来越多的国家顺应天下潮水,遵照《团结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服务,遵守团结国决议,跟中国生长友好关系,这可能会对某些醉翁之意的人造成更大压力。以是历史地看,压力是在他们身上。

凤凰:今天特朗普政府宣布了特朗普会与金正恩在2月尾举行谈判,朝核问题又有了一些新的努力希望。您以为怎样打破朝鲜要求漫衍走、同步弃核与美方要责备面弃核的僵局,中国在这一历程中将施展什么样的作用?

崔大使:中国一直在施展很是建设性的作用,推动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实在现在发生的很多多少事情是我们多年来一直在起劲推动的,也是一直在勉励有关各方去做的,以是我们很是接待去年以来,以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第一次会晤为标志的一系列努力希望。我们也接待和支持他们举行第二次会晤,并希望这次会晤能朝着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迈出新的程序。政治解决应该包罗并行的双轨,一轨是无核化,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态度;另外一轨是实现半岛以致整个东北亚的长治久安,要把现在的息兵机制转换为宁静机制。这两轨应该并行前进,若是其中一轨停下了,甚至往退却,另一轨也走不远。

凤凰:前不久,金正恩委员长刚刚会见中国,其时美国媒体的题目都是金正恩会见中国,是在向特朗普展示更多的筹码,您怎么看现在精密的中朝关系?上一次金正恩也是在特金会之前会见中国,是不是中国在给朝美谈判增添筹码?也有人说,美朝现在有了新的动向,以是金正恩才一年之内会见中国四次。

崔大使:中朝之间高层往来是有传统的,实在已往相当长时间内比最近还要亲近得多。中朝之间增强高层往来对两国关系是好事,对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维护地域和天下的稳固也是好事,这已经为事实所证实。固然,有时间各人的反映很有意思。前几年许多媒体在说,金正恩委员长怎么不出来见此外国家向导人,其时他们很有意见。现在金正恩委员长会见中国,又跟特朗普总统碰面,有的人又以为很意外。到底怎么做他们才气满足呢?至于中朝高层会晤,若是把时间跨度放大一点看,现在这个频率也是正常的。

凤凰:关于中美经贸谈判,可不行以透露一下现在的希望,您对3月1号前告竣协议是不是感应乐观?

崔大使:我并没有到场前几天在北京举行的中美经贸问题副部级商量,确实没有许多细节可以提供。我们现在正在跟美方增强联络,准备刘鹤副总理月尾到美国来举行更高级此外商量,中国商务部讲话人已对外宣布新闻。从去年到现在,使馆一直在中心施展相同联络和信息通报的作用,包罗通报信件和口信。

固然我也很是有幸于去年12月1日到场了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晤,这是一次超长时间、很是友好坦诚的对话。两国元首都以为中美之间应生长以协调、互助、稳固为基调的关系,也赞成双方应加紧起劲举行经贸商量,争取在一准时间内或者说90天内,找到一个切合双方利益、双方都满足的解决措施。双方事情团队正向这个目的起劲,使命很明确,就是要落实好两国元首共识。

凤凰:据美方新闻泉源,上一次副部级商量虽然有希望,但在美方关切的结构性问题上没有突破,这是不是刘副总理要来华盛顿讨论的焦点议题呢?

崔大使:中方始终抱着开放、认真、卖力的态度,愿意充实听取美方关切并认真讨论,找到务实的解决措施。我信赖刘鹤副总理此次访美也将继续这样做。固然,任何商量谈判都应平衡照顾、同步推进双方关切,以是我们期待美方也能够以开放、认真态度讨论中方关切,也只有这样中美经贸商量才气取得真正有用、连续的解决措施。

凤凰:中方的关切包罗什么?

崔大使:最近几年美方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限制在增添,而且恕我直言,美方对中方有时间是疑神疑鬼、草木皆兵、草木皆兵……。若是以后语文先生要给学生诠释这些成语的意思,美方最近一两年在中美经贸关系上的体现就是很好的例子。

凤凰:美方知情人士说,中方若是继续起劲推进对天下商业组织的答应,实在也有利于自己的久远利益,您同差别意他们这样的看法?

崔大使:中国加入天下商业组织(WTO)后,一直在推行对WTO的答应。现在有些人品评中国,指责中国没有推行答应,但谁也举不出一个详细的、实着实在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有些指责,好比说强制手艺转让,中方对此也很关切,由于这是中王法律法例和政策克制的。若是发生这样的情形,我们愿意依法处置惩罚。可是我们只听到笼统的指责,从来没人向中方提出一个强制手艺转让的详细案例,不管是美国、欧洲照旧日本的企业。若是有人提出,信赖会获得迅速处置惩罚。

凤凰:美外洋交关系委员会最新陈诉以为,南海可能会成为2019年中美最大的冲突点。您怎样看美国政府在南海越来越频仍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是否担忧南海问题在2019年会成为中美之间的冲突引爆点?

崔大使:近几年南海时势在降温,在趋向稳固、清静。中国和其他一些声索国之间举行了很好的相同。从双边来说,没有哪一个声索国跟中国就南海问题发作重大事务甚至危急。从多边来说,中国和东友邦家之间的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也在取得努力希望,确定了相关时间表。南海时势正向好的偏向生长,为什么美国有些人始终热衷炒作南海问题?这只能证实有人不想看到南海时势清静,有人想在南海制造重要。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希望他们能公然说明。

凤凰:现在美国政府到底有没有一个跟中国相同联络的主要官员,当前美国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位置是空缺的,白宫国安会影响力也不如以前,以是除了美国副总统、国务卿以外,美政府到底是哪些官员主要在主导和卖力对华政策?

崔大使:应当说,美国对华政策最高卖力人是总统本人。中美两国元首保持着很是优秀的事情关系和比力频仍的接触,包罗会见、多边场所会晤以及通话通讯。元旦前,两国元首举行了一次长时间友好通话,并就中美建交40周年互致贺信。我以为中美最高层的交流和事情关系是优秀的,不存在什么问题。固然不能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元首去做,以是两国政府之间从2017年海湖庄园会晤之后就建设了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并举行了第一轮对话。2018年,双方开展了外交宁静对话。周全经济对话未能举行,但现实上双方一直就经贸问题举行对话,只要双方现实上还在举行对话,就是有用果的。其他两个对话2018年没有举行。怎样将中美现有的、特朗普总统执政后双方建设的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充实用起来、用好,这对双方配合掌握好中美关系生长,管控分歧,扩大互助有很是要害的作用。

凤凰:特朗普提到中美关系的时间,经常会强调他跟习近平主席小我私家关系很是好,您以为两国向导人的小我私家关系对两国关系有多大影响?

崔大使:我险些到场了习近平主席跟特朗普总统的每一次晤面,除了两国元首2017年在德国汉堡G20集会时代的会晤之外。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之间确实有优秀的事情关系和小我私家友谊。每次到场两国元首会晤,我都能感受到双方的坦诚和友好。两国元首各自代表自己的国家利益,但能够举行很是坦诚的交流,而且总能告竣一些主要共识。元首之间的这种关系对两国关系是一种战略引领,可以说是中美关系中最大的稳固器。中美双方事情层在遇到问题,甚至找不到偏向的时间,两国元首之间的相同和交流可以给双方起到明确定向的作用,这种作用是不行替换的。

凤凰:很是谢谢崔大使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