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让我们放下手机,打开电视,和他说一声再见!

来源:澳“逼宫”大戏落幕:特恩布尔败走莫里森胜出 发表时间:2018-11-07

[ 字号  ]

原题目:今晚,让我们放下手机,打开电视,和他说一声再见!

  2018年2月19日,大年头四。重庆市还洋溢在春节喜庆热闹的气氛中。

一位年轻的民警,步履急忙,来到殡仪馆,向灵柩里的遗体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他祭祀的人,不是他的亲友,不是至交。

“我叫汪泽民,杨叔叔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专程赶来见他最后一面”。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一张报纸见证两代民警的使命

汪泽民,23岁,重庆市一名通俗的民警。

2017年冬的一天,深夜十二点,他正在值班,突然接到一个男子的报警电话,他的孩子走丢了。

三个小时的重要寻找后,汪泽民终于发现了背着黄书包的孩子的身影,揪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长舒一口吻。

他转念一想,这场景何等熟悉。

20年前,3岁的汪泽民在百货超市里和父亲走散了,吓得哇哇大哭。

有两个生疏男子,声称是他的爸爸,试图领走他。幸亏遇到了刚到场事情不久的21岁民警杨雪峰。杨雪峰抱着他找遍了整个百货公司,终于找到了满头大汗焦虑万分的爸爸。

这一幕恰恰被途经的记者拍下来,登在了第二天的《重庆晚报》上。

机缘巧合,20年后,汪泽民也成了一名民警。

他想像若是重新相遇,他要把昔时的报纸给这位杨叔叔,告诉他,现在我们是两代警员,正应了那句话,长大后,我就成为了你。

但他没想到,再见到这位杨叔叔,已经是天人永隔。

汪泽民拿着昔时的这份报纸,来到杨雪峰的灵前。他一定要给杨雪峰敬一个礼。由于昔时杨雪峰叔叔对他的膏泽,更由于一位年轻民警对先辈由衷的敬意。

杨雪峰,生前是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分局交巡警支队石船公巡大队副大队长,一名通俗的交通民警。

2018年2月18日大年头三,肩负春运安保使命的杨雪峰遭遇大盗持刀袭击。

为防止泛起更大的流血伤亡,身中数刀的杨雪峰死死捉住歹徒,拼尽全力打掉了歹徒手里的刀。

歹徒被制服,可是杨雪峰颈动脉被刺、腹部连中数刀,因失血过多英勇殉职。

若是不是杨雪峰以命相博制服歹徒,也许他依然是重庆陌头万千交警中最通俗的一个。

天天,人们顺着他的手势导引穿越车流时,不会知道他的名字,不记得他的长相。他的脸庞,融入万千公安民警的群像里。

可是,也有许多人会永远记得他的名字。

老黎民口中的“暖警”

法治至上有人情更有人性

村民唐兴奎,是一名普法自愿者。重庆市炎天天气炎热,村子里许多骑摩托车上班的人,都不恋慕头盔。唐兴奎在路上看到谁没戴,就上前纠正他们。

有个姓李的小伙子,怪唐兴奎多管闲事,假正经,把唐兴奎气得火冒三丈。然而,他不期然地想起了杨雪峰,“我一想起杨警官,他要是遇到这个事情的话,一定一点都不会冒火。之后,唐兴奎照旧遇到一次纠正一次。频频之后,终于改掉了这个小伙子不恋慕头盔的习惯。

但实在,唐兴奎自己也被开过罚单。

2017年10月,他开车出去服务,被在辖区例行检查的交警杨雪峰拦下了,由于他的车已经7年没有做过年检。一听要被处罚,唐兴奎情绪激动,嚷嚷着他急着去服务,要罚钱赶快罚。

杨雪峰没有生气,耐心地见告唐兴奎车辆不年检的结果,按划定对他予以忠告处罚,并留下了他电话。唐兴奎一听不用被罚款,怀着荣幸心理连忙开车走了。谁料三天后,唐兴奎接到了一个生疏电话。“我是那天的交警,叨教你去年检没有?”这名警员的眷注感动了唐兴奎,这之后,他也对这位交警生出了分外的感谢。

今后,每次在路上遇到杨雪峰,他都要摇下车窗打声招呼。

不久后,他自愿成为了普法自愿者。每当看到村民有违章行为,他就赶快去疏导。有时遇到村民态度欠好,他想想杨警官执法时的态度,就心平气和了。

现在每当他经由石船镇十字路口,他总还不自觉地远望,追念当初杨雪峰在那里执勤站岗的样子。

“站得出、顶得起、豁出去”

同事黄长富一掏脱手机,想打给杨雪峰时,才想起来,他已经不在了。

对于黄长富而言,杨雪峰就是那种在危难时间,“站得出来、顶得起来、豁得出去”的人。

他记得清清晰楚,2017年炎天的一其中午,他和杨雪峰刚处置惩罚完一个交通事故回到大队,水都还没喝上一口,突然闻声外面有人喊起火了,有辆出租车自燃了。

杨雪峰一听,转身连忙冲出门,抓起楼道里的灭火器就跑了出去。他一边跑一边吼:“兄弟们都快点”。

此时的出租车黑烟弥漫,已经燃起明火,随时可能爆炸。黄长富忍不住大呼:“杨雪峰,危险!” 但杨雪峰听而不闻,冲上前端起灭火器就对着火苗使劲喷射。

二十多分钟后,火杀绝了,杨雪峰的头发烧焦了,脸上手上都是泡。

黄长富替他心里捏了几把汗,杨雪峰却说:“时间那么紧迫,我那里还想获得那么多,万一车上另有人呢?”

21年坚守一线

站成路人最熟悉的身影

杨雪峰的母亲还记得,21年前,杨雪峰在警校结业之际,执拗地选择去一线事情,他的母亲急得都快哭了,然而杨雪峰不愿更改自愿。

他的父亲是一名武士,从小耳濡目染,杨雪峰也有一个警员梦。

1997年,杨雪峰大学结业,自此在交警的岗位上,他一干就是21年。其中10年都是在马路上执勤站岗。杨雪峰先后6次更换事情岗位,从重庆拥堵不堪的富贵闹市,到泥泞不堪的村镇乡下。他生前所在的石船公巡大队,更是渝北分局最偏远的单元之一,辖区面积324平方公里,每个民警天天担负着近120公里的交通治理使命,事情情况一次比一次艰辛,所面临的事情难度更是不停遭遇新的挑战。面临凡人难以想象的繁重事情,杨雪峰从无怨言,始终扎根一线,一心为民保平安。

街边摊主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对他很熟悉。天天早上六七点钟,我都能看到他在那里。

他的母亲曾经偷偷去看儿子站岗,炎热的重庆炎天,她看到儿子汗如雨下地屹立在路间指挥,心里酸疼。

她买了一瓶水,让一名过路人给儿子送已往,然后悄悄地脱离。

雪峰逝世后,她整理儿子的遗物,不经意发现了一张纸片。她拿起一看,蓦然想起来,那是杨雪峰曾经最喜欢的《警员世家》里的一首诗。

昔时,他托付母亲一字一句缮写下来。

而这首诗里,已经包罗了儿子一生的志向。

“也许会有这样一天

当幸福的人们回眸苍桑岁月

共和国发展的一圈圈年轮

早已淹没了你疲劳的容颜

汗水、热血、眼泪以致牺牲

所有关于你的影象

都在岁月的流逝中消失

连镌刻着庆幸的纪念碑上

也没有留下关于你的只语片言

你就这样去了

好像消逝在时间隧道的止境

无声无息且永远永远

而我,只有我,深深地明确

那曾经照耀着你的绚烂

依然与日同天

那曾经影象着你的理想

还在我的血脉中汹涌

你是我永远不倒的旌旗

我是你绵延无尽的期盼

你知道,我也知道

我们配合的名字叫做忠诚

忠诚是我们永远不停的血脉”

——《我们配合的名字》

责任编辑: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37495号 邮政信箱:北京8098信箱 邮编: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25668 传真:8610-5948756 邮箱: bgdf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8 ICP备案号: 粤ICP备153167号-5